晴岚杳霭

伞修喻黄本命不逆不拆 长期拖更写手 经常以学业太重为由 易勾搭好调戏 欢迎同好前来勾搭
一个喜欢he结尾却总喜欢往be写的写手
关注需谨慎
欢迎私聊催稿评论催稿等各种方式催稿 我需要一个动力支撑自己不成为一条咸鱼
同时磕魔道渣反天官镇魂杀破狼等

【伞修】注定的死亡

*花吐症设定
*若有ooc归我
*若有撞梗纯属巧合
*时间线大概是世邀赛?
*没有问题就往下看吧
*望食用愉快

清晨。
叶修从床上爬起来,尽管调整好了时间差,但这么早起来,的确是叶修很难得的一次。

“早,叶修前辈。”
下来晨跑的张新杰向叶修挥挥手。
叶修点点头。
然后站在门口靠着墙抽着烟。
看着景色,突然陷入沉默。

今天早上,叶修刚起来就吐了。
光是吐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关键是他吐的是花。
一朵伴着鲜血吐出来的鸢尾花。

叶修掐掉烟,估摸着该吃早饭了,便抬腿走向食堂。
端着自己的饭菜找了个角落——他可不想吐花的时候被围观。
“哇——”
刚想完可能要吐花,然后就吐了一朵花。
叶修看着手里的一朵鸢尾,陷入沉默。

于是叶修就在一边吃饭一边看着自己吐出来的花的过程中解决掉了自己的早饭。

下午,没有比赛时的例行盘点时间。基本是由叶修和喻文州等四大心脏盘点。

所以,叶修很倒霉的要去盘点。

“来,我们看这里,对方……咳咳咳。”
叶修背过身,吐出了一朵花。
装作若无其事的把花放进衣兜里,然后继续开始盘点。
在座的各位队员们毫无察觉异常,唯有苏沐橙皱了皱眉。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叶修的花吐症越来越严重。
吐的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叶修的衣柜里有个竹花篮,里面全是一朵朵盛开的鸢尾。
拥拥簇簇,漂亮极了。
而叶修现在只能选择认命。
他什么也做不了了。

前几日,苏沐橙终于忍不住了,在一个早上敲开叶修的房门。
睡眼朦胧的叶修打开门后看见苏沐橙,还在奇怪苏沐橙找他干什么,苏沐橙就开门见山的说出她的来意:“叶修,你最近是不是开始吐花。”
叶修点点头,虽说能瞒一阵是一阵,但既然瞒不下去了,也便不瞒了。
苏沐橙见他点头,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叶修低声吼道:“叶修,你是不是傻啊?患上花吐症也不和我说一声!你这叫我怎么办?”
叶修一脸茫然的看着苏沐橙,被这么一吼,也清醒的差不多了。
“叶修你告诉我,你暗恋谁?”
“沐橙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赶快说啊!要不然你到时候就要死了!”
苏沐橙急得甚至都开始抓着叶修的肩膀,脸上的急躁与担忧显而易见。
“……沐橙啊,你不用管了,回去吧,休息一下。”
叶修选择了沉默。他无法回答苏沐橙这个问题。
因为他必死无疑。

国家队夺冠了。
而叶修只是笑着拍了拍众人的肩膀,然后和喻文州说了一声自己不去参加庆功宴了,先回H市了。

南山。
风儿轻轻吹过那一座座墓碑,为他们吟诵这属于死者的挽歌。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风儿的歌唱。
叶修抱着一篮子花,将它们轻轻的放在少年的面前。
他伸手抚摸着冰冷的大理石,摩挲着上面少年的相片。
18岁的少年风华正茂,正是骄傲的年纪。
却因为一场意外,深埋于泥土之下。
永久与泥土和黑夜作伴。
“沐秋,哥来看你了。”
“中国队夺冠了,沐橙站上了世界荣耀的巅峰。”
“而我也集齐了五个冠军戒指。”
“喏,给你埋起来了,记着拿走。”
叶修说着,把自己五个戒指,埋在了少年的碑前。
紧接着,就躺倒在地上。
“好啦,我现在也没多少时间了,你来接我怎么样?”
“遗书我已经写好了,沐橙他们看见了后,会把我们葬在一块的。”
“你活着的时候,我没来得及跟你说,我爱你。”
“现在,我也死了,可以去地府跟你说了。”
“下一世,一起走吧。”
话落。荣耀的巅峰,就这么合上了双眼。
离开了他所眷恋的荣耀,去寻找他已逝的恋人。

【前荣耀职业选手,前荣耀中国国家队领队,前兴欣队长叶修,与X年X月X日,在H市南山公墓被发现,已确定身亡。同时,其前队友苏沐橙,在叶修的宿舍中发现一封遗书,要求葬于南山公墓。逝者已逝,请让我们永远铭记这一位神一般的人物。】

苏沐橙紧攥着手中的报纸,泪水滑落脸颊,滴落在纸张上。

—END—
这里解释一下,鸢尾花语中有一条叫绝望的爱。文中的花语取的就是这个啦

评论(1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