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岚杳霭

伞修喻黄本命不逆不拆 长期拖更写手 经常以学业太重为由 易勾搭好调戏 欢迎同好前来勾搭
一个喜欢he结尾却总喜欢往be写的写手
关注需谨慎
欢迎私聊催稿评论催稿等各种方式催稿 我需要一个动力支撑自己不成为一条咸鱼
同时磕魔道渣反天官镇魂杀破狼等

我有个朋友。
关系很好,但是是曾经了。
她姓w,就叫她w好了。她和我差不多。
都有家庭因素的心理疾病。
我曾无数次看见她举起圆规和美工刀,朝着自己动脉狠狠扎下,最后无力的落在一旁的桌子上。
她也经常抱着我哭,我也常常看见她手腕上露出的一条一条的疤痕还有胳膊和腿部的青紫伤痕。
她有时跟我指着她脑袋后面的一块伤说,这是她四年级时撞墙没死成时留下的,而当时她只是晕了过去,醒来时却依旧在冰凉的地板上躺着。
然后她就会指指自己手腕上的疤,说这是她忘了哪天的时候割破的。
有的时候她只是抱着我哭,一直哭,哭到哭不出来了为止。
她从来都不会哭哑了嗓子,因为她不会哭出声。
我想,当初我们大概是因为同病相怜吧。
她家里挺好的。
父母都很好,只是有点爱吵架。
对待外人都很好,只是转过头就开始对她指东指西,骂这骂那。
她也跟我讲过,父母经常以爱的名义去教训她。
“难道我这样还是错吗?”
“你怎么没错?”
“你怎么还敢和我顶嘴?”
这是她父母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在其他父母都在叫他们的女儿为“小棉袄”“小心肝”时,而w的父母只会管她叫“小畜生”。
在平日里,我有时会去问其他同学,w在他们眼里如何,而大部分都回答是,
“很阳光很开朗啊”
“很平和的女孩子”
“感觉很普通哎”
这样的评价。
而似乎没有人会把她往抑郁的方向去想。
我开始有些担心和无措。
面对她的微笑抑郁症,我束手无措。
我不是一个心理医生,我好像没有办法帮到她。
而她上次在我面前真实的笑,距离现在,大概有一个星期了。
她的笑容一点一点减少,在我刚刚和她说我的心理问题时,她就是一边笑着一边从一个很小的包里拿出一个叠的四四方方的小纸,展开后是心理诊断书。
然后我就这样发现我们原来都一样。
她常常和我讲,说她想让父母再要一个弟弟妹妹,这样她好能早点解脱。
而我却只能拍着她的背,用我仅剩不多的耐心去安慰她。
我是真的希望,她能好起来,可我却只见到她病情的恶化。
她常常消极的和我讲一些事情,三观也渐渐濒临偏离。
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很自私,我是希望她能一直陪着我的,这样我就能有个伴,有个倾诉的人。
但是她现在濒临崩溃,我却无能为力。
只能亲眼看着她一点点的这样。
她开始不再听我的哪怕一点点的劝慰,开始暴怒,开始喜怒无常。
但是她在平常的过程中仍是笑嘻嘻的大大方方的。
我不知所措。
你们或许从未感受过,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你眼前逐渐失去活下去的希望和执念,渐渐变得像个行尸走肉的痛苦。
但是我感受过。
而我无能为力。
今天发这条文,只是想让大家注意到那些你身边的心理状况似乎不是很好的人们。
虽然,我的w已经无法逃离。
但是或许,他们还有救啊……

评论(2)

热度(2)